冰雪险途 心相连

来源:   时间:

  

  2008年1月下旬,江苏省常熟市,大雪纷飞,连绵数日。安徽省第三测绘院三中队的5名测绘队员正在这里进行工程测量、地籍测量,他们连日奋战,克服罕见冰雪带来的各种困难,于1月31日完成最后一批测量任务。带着收获的喜悦,测绘队员们踏上归乡之旅。

  

一往无前

  1月31日,8点。

  载着5名测绘队员,越野车从常熟出发了。目的地,400公里外的合肥市。

  南方数省普降特大暴雪,致使道路交通困难重重。出发前,为了应对可能出现的困难,他们做了相应的准备,给车加满汽油,购买了一些饼干,带上地图,把车载收音机调到江苏交通广播电台。8点出发,11点到达无锡转沪宁高速,13点左右进入丹阳境内,3点半左右到达南京。一切似乎还比较顺利。

  司机范师傅一直注意收听着江苏交通广播电台的交通新闻。由于时间上错过了上南京绕城高速的机会,他只能驾车从南京市区穿过;市区因为交警的及时疏通,车辆仍能缓慢行进。16点半,到达南京长江三桥。

  此时,从收音机里传来“大批车辆已拥堵到南京”“南京绕城高速公路封闭”的消息。相比较那些困在绕城高速公路上的人们,一车人都感到很庆幸,工程师何二炳更是通知家人:“晚上到家。”他们没有想到,更大的拥堵正在等待他们。

  车到南京长江三桥时,司机范师傅隐隐约约觉得有点不对劲。整个高速公路一直到长江三桥,全被一眼望不到头的车辆严严实实地覆盖着,一动不动。间或车流起了个小波浪,往前冲出个四五米,又像撞在防洪堤上的浪花似的戛然而止。时间一分一分地过去,车辆一米一米地往前挪动。

  测绘队员们吃过早餐出发,所带干粮和饮用水一路上都已用尽,到了晚上已再无东西可以充饥解渴,寒冷和饥饿随之伴随,夜晚则更加严酷。越野车一直以半联动的方式向前挪动,油耗非常大。担心车上汽油不够而又加不到油,更不知道这样的情况还要持续多久,汽车空调一直不敢打开,就这么硬抗着。2月1日0点30分,越野车“拱”过了长江三桥,并继续向苏皖交界处“拱”去。此时,气温零下6度,车内的温度也降到零度以下。

  

  看着再次被冻醒的助理工程师汪继承,范师傅有些过意不去,“太冷了,我也想把空调打开,可油不够,在这冰天雪地里万一趴窝那可就死定了,“大伙都理解,没人要求开。”

  何二炳的手机响个不停,“到哪儿了?”“现在到哪儿了?”“几点到家?”家里和中队不停地问,何二炳则不断地更改着时间:“大概10点多吧”,“12点前差不多能到”,“夜里应该没问题”,“堵死了,不知何时通!”事后何二炳说,当晚由于担心和着急,老母亲一夜未睡。汪继承的家人也非常担心,短信差不多几分钟就有一条,他回复的不确定却让妻儿更加着急。

  张学友在多年的外业工作中总保持着一个习惯,不管路程远近,上车就睡觉。这次却难得地一直保持着清醒。大伙逗他,老张,咋不睡呀?睡着了不饿。老张憨憨地说:急。

  50刚出头的范师傅身体健壮,有近30年驾龄的他有丰富的驾驶经验和堵车经验。“开始不觉得什么,大伙聊聊天,说说话,时间就过去了。”慢慢地,大家的话越来越少,声音越来越低,不知从何时起,说说笑笑的车里开始了从未有过的宁静,只听到收音机不间断的广播声——这是他们获取信息的主要途径。

  从1月31日16点半到达长江三桥到2月1日早6点半驶出江苏境界,近28公里的路程,走了14个小时。

  

  

绝望险途

  2月1日,6点半。

  车辆艰难地进入合宁高速吴庄收费站。何二炳揉揉冻得麻木的双腿跳下车来,想向收费站的工作人员要点开水,得知收费站也断水断粮了,只好又回到车上。

  安徽境内的拥堵似乎更加厉害。密不透风的车流中任何一台车都不是自己在走,而是被裹挟着在动。由于不知道何时车能走,驾驶员一点不敢休息,其他人也不敢下车到周围的群众家里补充给养。一路走走停停,停停走走,15点半,车辆驶入合宁高速大墅服务区。从吴庄收费站到大墅服务区,34公里的路程,用了9个小时。

  一天多滴水未进了,又饥又渴。车一到服务区,何二炳和郑建华就向服务区超市奔去。进去一看,超市已被前边滞留的人员抢购一空,只剩下空空的货架,“连袋酱也没留下”。他们不知道,此刻仅合宁高速公路东段,就堵塞车辆近4000台,滞留司乘人员上万人。

  与院部联系得知,三院院长许志祥带着一支救援队伍已经出发了。为了尽快和救援队伍会合,也为了避开高速公路上的看不到头的拥堵,长城越野车从大墅服务区下来,取道县乡公路,向着与救援队伍约定的地点驶去。一路上大家都在相互鼓励,一定能到家的,家里人都来接咱们了,还能回不了家?在电量都不足的情况下,为了保证通讯的畅通,除留下一部手机外其他全部关闭,待这部手机电池耗尽后再打开第二部。

  雪还在下,天色也一点一点暗了下去。乡村公路路况较差,平日里除了拖拉机外鲜有其他车辆。路面积雪被行人、车辆压实后又被冻住,不要说急刹车,就是路面上的一块凸起物也会让缓慢行驶中的车辆来个九十度甚至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

  范师傅这时已连续开了30多小时的车了,一直没有合眼,“饿倒还好,就是胸口火烧火燎的”。盯着路面,他死死地抱紧方向盘,可越野车还是不受控制般不断扭动,“开了几十年的车,就没见过这么大的雪,没想到路面这么复杂。”路边就是一尺多深的积雪和高低不等的沟坎,冷不丁的一个侧滑,车就陷在雪窝里动弹不得。车上的4个人就赶紧下来推,一路都是这种情况,也不上车了,走一段,推一段,4人的鞋袜全部湿透。有时陷得太深4个人实在推不动,就去附近的村庄求援。村民们一听这种情况,包括女人和孩子,拿起工具就过来帮忙。“老百姓真好,真的。”何二炳一想起当时的情形,还是止不住地念叨。

  天色已全部暗了下来。从服务区下来,不到10公里的路已走了4个小时。当长城越野第4次陷进雪沟时,在这前不搭村后不靠寨的小山岗下,大家再也没有力气将车推上来了。这时,另一个不好的消息传来:救援车辆也困在雪中。

  在弥漫的冰冷中,望着夜幕下白茫茫的荒野,何二炳突然就有点感觉,“仿佛不能到家。” 范师傅也有点绝望,“肯定又得在这窝一夜了。”

  他们不知道,救援队伍此刻就在山的那一边,距他们不到3公里的地方。

  

  

心路相通

  三院院长许志祥一边挥舞着铁锹清除车轮前的积雪,一边催促着大伙快点儿。从出发到现在,90多公里的路已走了将近7个小时了。天色已晚,他知道,对于山岗那一端望眼欲穿的队员们,这意味着什么。

  2月1日凌晨。三中队中队长方辉、副中队长余祖堂在办公室里焦急地等待着。不是说31日晚就能到家吗,这个时候了怎么还没到?凌晨4点半,得到最终答复,“现在还堵在南京郊区,动弹不得。”

  实际困难比中队估计的还要大些:被堵车辆上已断水断粮,燃油也不多了。

  2月1日上午,院部。听了三中队的报告,许志祥和三院书记马开志的第一反应就是一定要把职工接回来。这位在外业摸爬滚打了三十多年的老测绘深知,职工的安全和利益是第一位的,当职工受困时,领导必须到第一线去。三院的几位领导迅速定下方案:确定被堵车辆的确切地点,被困人员往最近的服务区靠拢,救援人员抄小路赶过去,就是徒步也要把给养送到被困人员手里。“这么大的雪,小路能走吗?”有人担心。“能走,不久前外业调绘时还走过” ,“能走,水准面精化作业时我们也走过”,马上有人回答。

  2月1日,13点。在做好了充分的准备后,许志祥带着院办主任陈功明、余祖堂和驾驶员李蕴从合肥出发了。旅行车上带着大衣、铁锹、镐头、开水、方便面、干粮,还有满满两大桶汽油和三院全体职工火热的心。

  快7个小时过去了。一路上,救援人员与被困人员时时保持着联系,救援车克服重重困难,其间两次掉进沟里,几次遭遇险情,此时却在与被困人员近在咫尺的地方“趴了窝”。许志祥和救援人员一起心急火燎地推着车,还不停地在电话里安慰着被困人员。总算刨开了一个缺口,李蕴倒了一下车,猛然加速前冲,旅行车终于又“站”在了路基上。

  20点,救援人员与被困人员会合了。

  看到院领导,被困人员一下子全从车里跳了出来,挥舞着手臂,叫着、笑着扑了过去。大家什么也不说,就这么跳着,笑着,恨不得把人给抱起来。“真的非常激动”,何二炳说,“就好像看到了久别的亲人”;范师傅很有同感,“见到他们,就感觉到家了,见到家里人了”。

  许志祥院长赶紧让作业员们登上救援车,把空调开到最大,拿出干粮、巧克力,泡上热气腾腾的方便面,同时组织给被困车辆加油。“吃着院长泡好的方便面时,泪水真的就在眼眶里转”,汪继承腼腆地说,“只是没好意思流出来。” 范师傅则什么也不吃,只是拼命地喝水,一杯又一杯。

  人填饱肚子车加满油后,前拉后推,大伙齐心协力把长城越野往外拽。郑建华事后感到有些意外,“怪了,好像没费太大周折就把车推了出来。”

  旅行车带路,越野车紧紧跟在后面,踏上归程。

  

  

雪夜归来

  车里充满了欢声笑语。“还是干测绘的好!”大家你一言我一语,“要不是干测绘的,没几个人在这种天气下敢走这条道。”“那是,”马上就有人接腔,“在高速公路上还不知要堵到何时呢。”

  他们说得不错。这段时间,正是全国范围内高速公路滞留车辆和司乘人员最多的时候。

  憨厚的老张开始迷迷盹盹起来。助工汪继承则忙着给家里发短信,他用了肯定句,“一切顺利,晚些到家”。

  范师傅紧紧跟着前车尾灯微弱的亮光。这时候一个侧滑,车向路基下冲去,咬牙猛一拉方向盘,车停在距路堤不到1米的地方;下面,就是5、6米深的沟坎。“这是最危险的一刻”,事后范师傅说,“当时没敢告诉院长,怕领导担心。”相比这最危险的一刻,快到合肥时他们又遇上了最无奈的一刻。面对因故障停在路中央的一辆货车,尽管已经采取措施,大家还是眼睁睁地看着越野车滑了过去。在大伙的劝慰声中,范师傅还是有些自责和懊恼:“开了一辈子车,没想到会碰上,不圆满,不圆满。”

  大雪依然,路况依然,依然是一路的险象环生。两台车不时地横摆过来甚至原地掉头。不过这时候已没有人怀疑,家就在前面,快到了!

  2月2日凌晨1时,到达合肥;凌晨2点,两辆车缓缓地驶入安徽省测绘局大院。此时的三院院部灯火通明,中队、科室的同志和院领导都守候在那儿;此时距何二炳他们从常熟启程整整42个小时。

  回来了!他们已看到了家里的灯火,温暖、明亮。

  

  


打印推荐给朋友】 【 关闭

【相关报道:】
[查看本篇文章所有评论]    [查看所有文章所有评论]    
 发表评论 昵称:   
 验证码:  |

主管:国家测绘地理信息局 主办:国家测绘地理信息局管理信息中心 联系我们
E-mail:support@sbsm.gov.cn 地址:北京海淀区莲花池西路28号 邮编:100830
最佳浏览模式:IE7   网站保留所有权,未经许可不得复制、镜像  京ICP备05053822号  京公网安备110401400035
[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